Saturday, April 4, 2009

清明思亲

其实我对爸爸的回忆近乎没有,就只有那一幕,那就是我们一家人坐在棺材车里送他最后一程。他走的时候,我才3岁。我只记得当时每个人都哭,除了我。

小时候,我不会轻易用“爸爸”这名词,虽然妈改嫁了,但我只叫后父叔叔。现在嫁了,要学着老公一样,称呼家翁为爸,刚开始还蛮不习惯的,现在还好啦。

虽然嫁了,我和妹妹还是会在每年的清明拜祭爸爸。每次看着墓碑上的照片,还是无法找回对爸爸更多的记忆。

希望身边的朋友别只为了工作和朋友而忘了珍惜亲人。

No comments:


ShoutMix chat widget